爱尔兰中国教授学者协会沈三兵教授讲座:干细胞与再生医学

爱尔兰中国教授学者协会(ACIA)讲座

报告人沈三兵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爱尔兰中国教授学者协会副会长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爱尔兰高威大学教授

主题  干细胞与再生医学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Stem Cells and Regenerative Medicine)

时间  二零零四年五月三日,星期六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下午 1300 

地点  都柏林,UCD Belfield 校区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F14, Newstead Building.

组织者爱尔兰中国教授学者协会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Association of China-Ireland Academics (ACIA)    

摘要:

生与死是自然规律。人们对生的渴望、对再生的向往,引发了历史上一轮又一轮再生研究的热潮,一番又一番从不同角度发起向自然和极限的挑战,也揭开了干细胞研究的一篇又一篇新篇章。胚胎分割试验导致了多胞胎的出生,也证明了早期胚胎细胞具有变成个体的能力;Stevens的胚胎、畸胎瘤干细胞、崁合体的研究,模糊了胚胎发育与肿瘤发生的界限,也引发了对可培养的多能性干细胞的寻求;Gardner胚胎崁合体的研究,证明了着床前胚胎的内细胞团细胞,具有发育全能性-变成任何细胞的能力。Evans的小鼠胚胎干细胞的建立,迅猛地推动了生命科学的发展。Thomson的入胚干细胞的建立,也引发了不休的理学争议。从Spemann和学生Mangold的联合体蛙、到Gurden的克隆蛙、到Wilmut的多利羊,证明了细胞是可塑的,发育的时钟在特定的环境下-卵子细胞质-可以逆转。从亚当克隆夏娃似乎已不再是圣经故事。Yamanaka的诱导多能性干细胞技术的发明,打开了卵子细胞质的黑洞,让我们可以用四个细胞核蛋白,把成体细胞返回成多能性干细胞,再把干细胞变成病人治病需要的细胞,从而为个体化再生医学提供了实验手段。人们对于健康的追求,厌烦了繁琐的审批手续,失去了等待科学发展和政策许可的耐心,掀起了热火朝天的干细胞旅游治疗高潮。人们对美的追求,对返老还童的钟景,引发了干细胞美容、抗衰老的热门话题和亚正规产业。自然、不自然、超自然,界限何在?干细胞再生医学研究,何去何从?我们还需拭目以待。